FF 怀念雪
<<
>>
10版:夜航船 上一版 下一版
太行日报数字报刊平台
怀念雪

《太行日报·晚报版》 (2018.11.08 10版)

莫斯科只要一飘雪,H君就要拉上我去看景。他深知雪与我生命的某些过往——

除却雪中我在东北边陲的密山小镇降生;除却母亲月子里爱吃冰凌;除却酷寒把童年冷凝成久远的记忆;除却插队时那个落雪的冬日,我落寞中的感动,他还知道,我孪生的梦破灭之后,少见雪的T城,雪竟连下了半个月……

从此,我开始怀念雪,怀念每一个落雪的冬天,怀念让我渐渐地有了一种幻觉——

我就是雪。

是的,“你是雪么?”

这是6年前莫斯科一米九零的巴萨,在谢列梅杰沃见到我时说的第一句话。

因为,莫斯科入冬早该下的雪,我来了,它才来。

2

莫斯科城的雪呈现在两个独特的地方,给我留下深刻记忆——阿斯泰、伊兹麦洛沃。

阿斯泰是著名的集装箱大市场,刚到莫斯科那几年,飘雪的年根是它最繁华的日子,满目的中国商家,小山一样的服装鞋帽……苏联解体,经济、金融百废待兴,大市场成为转型期支撑俄罗斯百姓生活的灰色风景,俄罗斯内务警察数度封杀。直至取缔。

伊兹麦洛沃是莫斯科的跳蚤市场,与阿斯泰只有一墙之隔。陈年旧物,老画古玩,民族的、民间的,心怀与胸怀,在这里坦然醉卧。从2002年我到莫斯科做项目以来,每个飘雪的周末,我几乎都在这里,让漫天飘飞的雪花带我重入孩提,让一帧帧于雪相关的纸笺,把记忆一页一页地拾起。

3

关于莫斯科的雪,我的纪事中留过这样一段文字——

一次,在森林包裹着的莫斯科郊外,我被一群寒鸦引入白桦的林子间。它们团拜一般在丛林的梢头积聚。飞起又落下,却无聒噪,无喧哗,是怕惊动了枝头酣睡的雪么?这时,我看到一位乡村的汉子,携孩童,从远出走来,又消失在远处。

想:那汉子消失的地方,一定有他们的村庄。不由地,心头泛起苏联时期的老歌《白桦林》,想着,那歌里的词儿便远远地传传了过来——

静静的村庄飘着白的雪阴霾的天空下鸽子飞翔……

面对雪,总有复入孩提之慨,连说着的话,作着的文,都一反常态地喃喃起来,矫情起来,无需说。今朝如此莫名,从数百幅苏联老版画藏品中选择出部分冬雪图集,无须说,落寞的心底,一定是又开始——

怀念雪了。

网友最新留言

Copyright 2006 - 2017 jcnews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

晋城市凤台西街2338号太行日报社网络信息部 新闻热线:0356-2213867 E-mail:thrbwlb@163.com

晋城市直新闻媒体有奖纠错   平台技术支持:北京拓尔思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

晋城新闻网版权所有 未经晋城新闻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,违者依法追究相关法律责任

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备案证编号:14083033 新出网证(晋)字002号 晋ICP备10001892号 晋电子公告备2010018号      晋公网安备 14050002000005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