國家級示范高中鹽城市第一中學歡迎您!  
用戶名: 密碼:
 
網站首頁 學校概況 新聞公告 資源中心 教師頻道 學生天地 黨建工作 德育工作 校長專欄 部門信息 數字校園 互動留言
今天是:
標題內容作者 熱搜:周工作安排 招生信息 論文 課件 班主任工作
首頁學生天地學子心語
優秀作文展“劉墉新傳”
來源: 作者: 發布日期:04-01 查看:  

 劉墉告老還鄉之后,整日游山玩水,縱情書畫,一家人倒也和和美美,享盡天倫。日升日落,轉眼迎來了劉墉的七十大壽。這天,劉墉掛出了他的近作——糊圖。 


  畫中人一襲長袍,身體前傾,微風輕拂,滿頭鶴發掩映出福態紅潤的面龐,兩眼微瞑,嘴角含笑,真可謂是仙風道骨。畫上款曰:兩耳不聞天下事,一心只做逍遙游。


  是夜,劉墉躺在床上,回想著幾十年來的風風雨雨。突然,他感到脖子一緊,“劉墉,你的時辰到了,快跟我們走吧!”“你們是,黑白——”他看著兩個面目猙獰手拿鎖鏈的人,劉墉納悶地問。“不錯,我們正是黑白大爺!”“你們搞錯了,還有兩年……”“少廢話,劉墉,我們奉大王之命前來拿你,快走!”……


  “劉墉,你覺得天堂好一些呢,還是地獄好一些?”走過了幾里崎嶇不平的山路,黑無常瞅著上氣不接下氣的劉墉皮笑肉不笑地問道。


  “怎么?”劉墉長出了一口氣。


  “劉墉,你說你是真不明白還是裝糊涂,怎么說你也是一個做過官的人,連這都不明白,我們兄弟倆可以向大王美言幾句。”


  “哈——怎么在這里也是如此,你們把我劉墉當成什么人了,想我劉墉一生光明磊落兩袖清風,豈能干如此勾當!”劉墉氣得滿面通紅,一屁股坐到了地上。


  “劉墉,你別不識抬舉,還說什么人,你是什么鬼才對,一個要下十八層地獄的鬼!”說著,白無常一腳踢出,“起來!快走!”


  “劉墉,待會兒到一線殿見了我們大王,你可要規矩點,懂嗎!否則,哼,哼——”說完劉墉凸起的羅鍋上便著實挨了一拳頭。劉墉疵了疵嘴,嘿然笑道:“哎,好孫子,乖孫子……”


  “好啊?!劉墉,你敢罵你大爺!”說著便捏緊了拳頭——


  “住手!你們好大的膽子!竟敢如此慢待我的故交!”一聽這話,黑白無常連忙一揖到地,“磕見大王,小的該死,小的該死!”“哼,還不下去!啊,劉大人,劉兄,您大人不計小人過,別跟奴才們一般見識。” “和珅……,你,你怎么——瘦,瘦成這樣?”劉墉詫異地望著說話的人。“哎,劉兄,此事說來話長,我們進殿再敘。”劉墉入座后,只見北面正中寫著三個金光大字“一線殿”兩邊有一幅對聯,上聯曰:“上通極樂天外天”下聯是“下達冥靈獄中獄。”“妙!上天下地在此一線。恭喜和大人了,啊,不,應該是恭喜和大王才對!”“劉兄取笑了,這事說來還多虧劉兄。”“我?”劉墉一臉惘然。


  “劉兄啊,自從乾隆爺駕崩之后,我就知道了自己的結局。我真的很佩服乾隆爺,你以為皇上不知道我是貪官嗎?不,他比誰都清楚,他是要把我留給他的后繼之君來處置,你想扳倒第一貪官的曠世奇功會給嘉慶爺帶來什么?”


  “噢,是了,乾隆爺真是圣明。那么,在陰間,莫非也……”


  “劉兄,我知道你想問什么,不怕劉兄恥笑,玉帝正是看中了“天下第一貪官”才讓我接管這差事的。先前玉帝委任性情廉潔的官吏來管理一線殿,可你不聞張可久吟道:‘人皆嫌命窘,誰不見錢親?水晶環入面糊盆,才沾沾便滾。’試想,一線殿掌管著上天堂還是下地獄的決擇大權,為了上天堂,人人都無所不用其極,在愈演愈烈的誘惑之下,清官廉吏們也漸漸地把門庭糊做了迷魂陣,搞得怨聲載道。最終,玉帝對所謂的清官失去了信心,轉而想到了我和珅……”


  在一線殿的四周掛面了各式各樣的牌匾,什么“青天大老爺”“善惡分明”“一線圣主”等等。看到這些,再看看瘦骨嶙峋的和珅,劉墉心想,或許玉帝是對的。“劉兄,在陽間你我爭了一輩子,也斗了一輩子,今天你我又聚在了一起,過去都是我糊涂,劉兄也知道我和珅的才能確實不堪此任,不知劉兄能否見憐、屈尊……”


  看著和珅瘦削而又真誠的眼神,劉墉那骨子里的豪情又一絲絲地從身體的各個部分聚積到一起,在體內激蕩:如果陰間大家都能各得其所,善惡有終,那么對人世也會有莫大的影響。他仿佛看到了那個沒有虛偽、沒有欺詐,人人和睦相處的美好世界。


  轉眼到了這個月的十五,劉墉看著天上的明月,想起幾天來同和珅一起修改的“一線殿大律”,把原來的八十一款一千二百條律法精簡為三十六款四百二十條。劉墉可謂是煞費苦心,字字斟酌,這還不說,因為是削減條文,還著實跟和珅解釋一番,劉墉瘦了。令劉墉感動的是,和珅這幾天一直跟在劉墉身后細心地關照著。想著想著,劉墉又回到了自己的家中,那幅畫仍舊掛在那里,只是壽堂改做了靈堂。畫中的劉墉臉色很憔悴,可是那眼睛卻散發出睿智、堅定的光芒……


  又是一個十五夜,劉墉想,是該大刀闊斧地行動的時候了,光有制度還不行,更主要的是如何去落實這些制度,他隱隱約約地感到了一線殿存在著問題,可他又不知道是什么。還有自己來的時候黑白無常索賄的事,也應該跟和珅商量一下該怎么辦。劉墉實在是累了,朦朧之中,劉墉顯得更加衰弱,眼神當中也滲雜著一絲莫名的愁緒……


  “再過兩天,有他好受的,大王已經答應把他判到地獄中去的,我想他就不敢不答應,要是全抖出來,也沒他的好日子過。”劉墉一翻身聽到屋外黑無常惡狠狠地說道。


  “我真不明白,他和大王是死敵,大王為什么還不趕快動手,還要像對待老爺一樣地侍候他。”白無常說。


  “哎,這你就有所不知了,聽說玉帝又要派評估團來,這次好像是一個很難對付的角色,據說是軟硬不吃,和大王著了急,才差遣我們兩個去抓了姓劉的過來,需要接受一些正氣,你看,我們大王這兩天臉色好看多了,也明顯地胖了,姓劉的還傻乎乎地在定什么律法,哈哈……”


  第二天,劉墉沒有吵,也沒有鬧,只是淡淡地望著焦急的忙著解釋的和珅。在地獄,劉墉遇到了前來迎接他的屈原、張可久……看著地獄中寬闊的田野,美麗的池塘,聽張可久敘說這個“君子國”的因因果果,劉墉突然會心地笑了。一天夜里,掛在堂前的糊圖飛到了劉墉的身邊,畫中的劉墉慢慢地模糊,以至于是消逝了。劉墉仿佛聽到了從天堂傳來的聲音……

鹽城市西環南路6號 郵編:224005 校務辦公室:88579169 88579199 課程教學處:88579125
蘇ICP備07025299號 Copyright © JSYCYZ Powered by iwms 5.0
Processed in 0.013 second(s), 1 queries, Gzip enabled
久久久久久久精品视在线观看2 久久久老司机精品免费视频 久久久久久精品在线线看